您的位置: 榆树信息网 > 美食

城镇规划抢穿洋马甲身价翻几番过度规划乱象

发布时间:2019-09-21 00:50:58

城镇规划抢穿洋马甲身价翻几番 过度规划乱象风靡

规划规模做得越大,规划院的收入就越多。一些规划师便投地方领导所好,将原本只有三四万人口的小县城总体规划做到了二三十万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拥有住建部颁发的城市规划编制资质的机构近300家,其中大部分是由各省级或市级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改企转制而来,民营企业也占有相当比例,逐步形成了具有一定竞争力的规划编制服务市场。随着“规划热”的出现,一些不良倾向也逐渐凸显。

除了不少地方不同程度地存在媚洋心态,个别地方“为洋而洋”,导致规划设计行业出现许多“假洋鬼子”从中牟利之外,“乱挂靠”现象亦较为普遍。

《经济参考报》了解到,当前主要存在两种挂靠行为,一种是一些没有资质或能力差的规划师给正规规划设计公司上缴挂靠费接活,另一种是某些规划设计公司为了维持资质必须吸收一些注册规划师挂靠。

海南雅克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德雄表示,“挂靠”成风造成一些不懂规划的人在规划市场上滥竽充数,做出的规划设计往往粗制滥造,有的甚至将别人的规划照搬照抄,敷衍了事。

此外,部分规划机构及从业者“逐利心”较重,社会感缺失。专家表示,当前规划编制机构多为有自身经济利益诉求的企事业单位,同时还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很多机构为了利益最大化,不仅盲从地方领导的意志,甚至推波助澜。

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与目前实行的以规划面积和人口规模为依据的收费制度不无关系,规划编制机构和希望“以地生财”、彰显政绩的地方政府在盲目做大规模上达成了默契。

管理错位挂靠成风规划违法难被问责

管理错位、管理依据不足及追责机制缺失,导致规划市场问题频现。专家称,由于专业化水平不高,很多新入行的从业者往往冲破规划底线。

专家表示,当前相关部门对规划行业施行资质管理,尽管行业已经开始实行“注册规划师”制度,但仍存在“重机构资质、轻个人资质”的状况。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说:“管理机构肯定比管个人要容易得多,现在重管公司轻管个人,重公司资质,轻个人资格,导致一些有能力的注册规划师不通过挂靠就无法立足。”

同时,规划领域存在管理依据不足,管理难度大。据了解,国家有关部门联合制定的《城乡规划违法违纪行为处分办法》出台已有两年,但对案件的查处力度不够、影响力不大,目前尚无一起因规划违法而被问责的案件。

“这主要因为规划的质量管理难度较大,规划的综合性不同于建筑设计,决定其质量难以清晰,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未能制定详细的规划设计质量标准。”安徽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胡厚国说。

海南省住建厅总规划师刘钊军表示,对规划设计院的管理是重要环节,但即使发现某个设计院违规了,处罚的手段也有限。而且规划市场流动性比较大,对本省的容易监管,但是对流动的、挂靠的规划设计师缺少管理手段和管理依据。

《经济参考报》还发现,目前,对规划从业者还没有建立相应的追究机制。近年来,极少出现规划机构或个人因其所编制的规划造成严重浪费或重大经济后果,而承担过相应的经济或法律的案例。

此外,规划专业人才不足导致规划设计水平整体受限。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说,当前规划市场的繁荣带来专业人才需求旺盛,国内很多大学相继开设规划设计专业,但专业化教育水平不高。“目前全国有180多家高校开设相关专业,但很多院系连基本的师资都不够”。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顾问韩秀琦说,规划设计行业最强的力量都集中在几个高等院校和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目前行业人才的市场需求量很大,但高素质的人才奇缺,在中西部尤其突出,地级市以下和落后地区就更不用说了。

封闭话语圈亟须打破

终身追责机制有待建立

针对我国规划市场存在的突出问题,业内人士建议,进一步改革,完善相关制度,强化管理,引导规划市场健康发展。

袁奇峰表示,资质管理的背后是“利益的垄断”。一些规划机构代表了各自主管部门的利益,相互交叉衔接少。有些部门通过规划机构的资质管理,抬高了准入门槛,形成垄断。同时,造成规划学科单一,形成了一个个封闭的学科话语圈,容不得外界提出批评和质疑。

微商城价格
如何注册微信小程序
快手里我的小店怎么开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