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榆树信息网 > 游戏

医道无双 第四百零一章 另类的手术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5:07

医道无双 第四百零一章 另类的手术

气管扩张术,可以有效缓解病情,对病人的复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这气管扩张这样的一个手术原本就是属于外科手术,对任何一个中医师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罗昭阳作为一个中医,他也不例外,虽然也精通人体的300多个穴位以及它们不同的作用,但此刻最让他为难的是他的手上没有银铃,这让他多少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

老人的心跳被罗昭阳给复苏了,但与此同时,病人的胸腔内积水也开始加重,他必须抓紧时间给病开腔放水,只有这样才可以有下一步的治疗,要不然人死了,那一切都是空话。

“我要给他开腔放水。”看着脸色全变了的村长和还站在门口捂着鼻子的银铃,罗昭阳冷静地说道。

“开腔?放水?”村长有惊讶地看着罗昭阳,在顿了顿后他接着又问道:“你这是要给他做手术吗,可我们这里连基本的手术刀都没有,你怎么开腔,怎么放水?”

村长的话让罗昭阳停止了,对于他一个中医来说,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现在就要把人给送到鲁镇医院去,也已经来不及,而村里面更加不可能有这样的设施和仪器。

罗昭阳看了看这四周,这时候他发现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竟然有几支没用过的了注射器,看着那长长的针头,他的两只眼睛马上转动了起来。

“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老人是不是经常要打针?”罗昭阳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过了一支注射器,查看着针头依然完好后,他将目光转向了村长。

看着罗昭阳手拿着注射器,村长有点不明白地说道:“没错过,但是那药都是从鲁镇给带过来的了,你现在不是要做腔手术吗,这注射器有用吗?”

“当然有用了,你现在去拿个桶子来给我装血水,我没有功夫给你解释太多了。”罗昭阳将针头接上了注射器后,快速地解开了老人胸前的衣服,在定位了膻中穴后,两指开始在老人的胸口游走着,随着食指的固定,针头快速地扎进去。

还没有等村长把桶子拿进来,罗昭阳手中的那一支注射器已经抽出满满一筒的血水,而村长看着那样的血水,他一时半刻还分不清楚罗昭阳到底是在抽血,还是在抽胸腔由的积水。

看着一筒又一筒的血水抽出来,看着躺着一动不动的老人,村长这时候还真不知道是叫停好,还是不叫停好,在他看来像罗昭阳这样大量抽血,就算是一个年轻人也不一定可以支撑得住,更不要说一向体质就不太好的老人,但是现在老人已经是支撑不住了,而罗昭阳这样的做,也是死马当成活马来医,能不能治好,一是看老人他的福寿,二要看罗昭阳的医术了。

几百毫升的血水让罗昭阳就那样利用注射器给抽了出来,当他耳朵贴在老人的胸前,倾听着老人的心跳声时,他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坐在了床边,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后对村长说道:“命暂时稳定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三个小时后,他会醒过来。”

“真的?真的稳住了。”村长有点不相信地看着罗昭阳。

在他将手中桶放下来后,他将手慢慢地伸向了老人鼻孔,当他感觉到老人的呼吸气息跟睡着没有两样的时候,他依然还是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可以起死回生,更不相信罗昭阳竟然凭一支注射器就可以完成这一个气管扩张的手术,对于这样的一个另类手术,他不能不佩服。

“稳住了,太累了,我去休息一下,你收拾一下这里,别外这里注意通风。”罗昭阳闻着房内的味道,他再一次强调着。

村长看着罗昭阳那疲倦的样子,他看着他那信心满满的,他也不好再去怀疑罗昭阳的医术,毕竟他说他是巴拉大夫的徒弟,如果真是那样,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这里你交给我吧,我休息一会,我处理完这里,我就去给你弄点吃了,你看我都忘了你们饿了。”村长看着还守在门口的银铃,他这时候终于想起银铃的肚子早已经叫了。

“你不用忙,你告诉东西都在哪里,我自己去做吧。”听着村长这样说,银铃马上接过了话来,她知道如果等村长忙完,那她就是吃早餐了,极有可能吃午餐也说不定。

“好,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大家分工合作。”村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他也知道五叔的事情还有他忙的,而且现在罗昭阳因为刚刚的手术也累了,他也需要补充体力,银铃的自告奋勇正好合他的意,所以他也就不会拒绝。

“昭阳,你去休息一下,我做好饭了叫你。”银铃扶着罗昭阳坐了下来,这一路上都是罗昭阳在照顾着她,在这一个时候,她觉得是时候轮到她来照顾他了

医道无双  第四百零一章 另类的手术

“好,好。”罗昭阳坐那一张摇椅上,低声地就着,刚刚那样费心耗力的工作加上昨天晚上的到今天是上的一路奔波,的确让他有点力不从心,当他这样一躺下,他就再也撑不起那透支了的身体。

暖暖的太阳照在罗昭阳的身上,他那一张脸不知道是因为阳光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因为得到了休息而恢复了体力的原因,他的脸又再红润了起来,他那一张安祥的脸上,让无法相信昨天晚上他是所经历过的事情。

而就在罗昭阳睡得正香的时候,他的意识突然让他感觉到人有正在盯着自己看,那目光让他立刻从熟睡中醒了过来,当他张开眼睛时,他发现银铃双手托着腮帮,两眼一闪一闪地盯着自己,她的表情让罗昭阳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怎么了?看什么呢?”罗昭阳看着眼前的是银铃,他那弹起来的身体又再躺回到那摇椅上。

“我一定都没有好好看过你,现在才发现原来你也挺帅的。”银铃说到帅字的时候,她的脸马上泛起红晕,两眼更是闪过一丝丝的害羞。

“你是不是饿晕了,怎么开始乱说话了?”听着银铃这完全没有她说话风格的内容,他很奇怪地问道。

“我才不饿了呢,我刚刚给自己煮了一大碗面,而且刚刚村长说了,为了感谢我们给五叔治病,等一下中午他要给我们摆个谢宴,我得留着个肚子吃好吃的。”银铃的脸上终于又再灰飞恢复了她原本的纯真,她的话里除了有几分幼稚外,更多了几分可爱。

“你不是说做好叫我的吗?怎么你自己先吃了。”罗昭阳故作生气地说道,那盯着银铃的眼睛里,带着一种生气。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我早给你准备好了,只是我看着你睡得这么香,没有叫醒你罢了。”银铃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蹲得太久,还是这几天的休息不好或者是身体糖分过低的原因,随着她的突然站起来,她顿时感觉有一种头晕目炫,她的身子马上就要倒下。

说是迟,那是快,还没有等银铃的身子歪下去,罗昭阳的手马上向前一伸,手一捞,将银铃给挽了回来了。

就在他为把银铃给扶稳而松一口气的时候,银铃的整个人马上压了过来,当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的时候,罗昭阳感觉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一闪而过来。

湿润,温暖还伴着一种触电的感觉,让有头晕目炫的银铃马上清醒了过来,她那两只睁得大大的眼睛看着近得只有一个手指距离的罗昭阳时,她没有惊叫,没有紧张,眼睛却慢慢地闭了起来。

“咳……,咳……”两声清咳,让刚刚闭上眼睛,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的银铃马上逃离罗昭阳的唇,而当他们转头看着发出这样两声清咳的人正是村长时,银铃双手马上捂着脸,一边向着厨房走,一边说道:“我去给你拿面。”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看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一些回来了。”村长看着银铃的离开,他笑着对罗昭阳说。

虽然也年纪比罗昭阳要大上一辈,但是对于年轻的这些激情,他比较看得开,也比较能够接受,只是对罗昭阳他们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亲昵,他作为一个农村人,他多少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是一个误会,我们俩个……”

“没事了,我知道,我是看你睡醒了,所以过来跟你说我要出去一下,你就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你随意一点。”村长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

罗昭阳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正如罗昭阳说的,如果没有意外,等他把菜拿过来了,正好可以看到他五叔醒来。

“村长,你看你太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做医生的职责,你这样是不是太过见外了,而且你愿意让我在这里休息,已经是给他最大的帮助。”罗昭阳站了起来,对于村长想着给自己准备的谢宴,他觉得没有这样的必要,毕竟这只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ags:

贵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南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宜春性病医院费用
汕头天佑医院有预约吗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地址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