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榆树信息网 > 育儿

工业明胶中国特供式病毒传播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1:19

  > 工业明胶:中国“特供式”病毒传播 16:48:00

  工业明胶的产业去向,已经从“毒胶囊”蔓延至食品、化妆品和雪糕冰淇淋乳制品企业,堪比制药行业的三聚氰胺,如同病毒般在中国“特色”的土壤中疯长。

  21世纪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毒胶囊风波深刻印证了马克思的话——“如果能获得300%的利润,资本家就敢冒被杀头的危险。”也正因如此,工业明胶,堪称制药行业的“三聚氰胺”,如同病毒般在中国“特色”的土壤中疯长。

  央视揭开了全国大小空心胶囊作坊的伤疤,96个批次的空心胶囊中,33批铬含量超标。浙江新昌,年产胶囊1000亿粒的“胶囊之乡”,一夜之间竟嬗变为毒“窝”。

  4月15日,河北阜阳学洋明胶蛋白厂一个纵火毁灭未遂的陈年账本,揭开了问题明胶事件背后其他隐秘利益主体的面纱。令人心寒的是,工业明胶的产业去向,已经从“毒胶囊”蔓延至食品、化妆品和雪糕冰淇淋乳制品企业,消费者恐慌情绪急剧升温。

  2008年唯一未卷入“三聚氰胺事件”的三元乳企赫然上榜黑名单。从不久前的螺旋藻铅超标到此次的毒铬胶囊,屡禁未止的食品药品质量门,让人对中国食品安全和医疗卫生事业越来越濒临一个无法信任的临界点。

  19日,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系统专家孙忠实在做客人民强国论坛时称,“一天吃六个胶囊,一天三次、一次两个,没有吃掉多少铬。所以,要冷静,不要恐慌,不要把药用空心胶囊铬超标说成很大的危害。”

  当毒牛奶出现,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称,得吃几吨才能致癌;当毒胶囊出现,卫生部长陈竺呼吁群众对中国药品“有信心”。当问责大棒打来,河北学洋明胶长生产经理宋训杰却纵火毁灭证据。此时,所谓“良心药,造福苍生”也许是对修正药业、通化金马等涉案药企的一种讽刺,更是对中国食品药品安全的一种哀叹。

  “从前有两只皮鞋彼此相爱。可是有一天,它们失散了。一个变成了酸奶,一个变成了胶囊,它们以为再也不能在一起了,但他们在胃里重逢了。” 老酸奶、果冻的“明胶疑云”未澄清,“皮鞋胶囊”又浮出水面。友无情的戏谑,难掩对中国食品药品安全监管的忧思。

  尽管浙江食药监局已取缔华星、新大中山等空心胶囊厂的经营资质,为胶囊生产企业“特供”60吨工业明胶的江西弋阳龟峰明胶董事长李明元也被刑拘,弋阳县质监局南岩分局局长胡某某遭停职。然而,这一切仍然未能唤醒相关涉事企业的道德和良知。

  针对风暴眼中的毒胶囊事件,有学者指出,工业明胶或对国内空心胶囊企业、阿胶、药用辅料生产企业等产生致命性的打击。作为家具、乐器的粘合剂,却冠冕堂皇登上医疗、食用的殿堂,工业明胶仍以低成本的野蛮掠夺方式挤兑着食药用明胶的市场份额。

  在三元乳业卷入工业明胶风波后,4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称,“毒胶囊”风波已从药品领域蔓延至食品、化妆品和保健食品等领域。各类糖果、乳酸制品、肉类罐头、火腿肠等食品在加工中都会用到明胶,工业明胶潜藏的影子值得警惕。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儿童大便干
热淋清颗粒喝多久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老年冠心病的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